关闭

第178章 长记性

  太微瞧见,面上禁不住笑意愈浓,清清嗓子问道:“东西呢?”

  小丫鬟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,见外边风清日朗天光正好遂眨一眨眼,又将脑袋给转了回来道:“姑娘,这东西……七姑娘亲自去接了……”

  太微一愣:“小七去了?”

  “是呀。”小丫鬟脸上的无奈之色又露了出来,“奴婢前脚得了信,后脚就要来报您,可不想半道上遇见了七姑娘。”

  小丫鬟年纪不大,讲起话来却絮絮叨叨,像个上了岁数的:“七姑娘原本是要来见您的,但听说那送东西的又来了,立马掉头便走,道是要替您去接了东西再送过来。”

  太微听着这话,微微蹙起了眉头:“七姑娘说要去你便由着她去,也不拦一拦?”

  小丫鬟站在门口,苦着脸道:“姑娘……奴婢拦了……就是没拦住……”

  “你呀……”太微叹了口气,伸手拍拍她的肩膀,一指远处道,“既如此,还不快些去前头迎一迎七姑娘,看她回来了不曾。”

  小丫鬟得令,连忙点头应是,急急转身而去。

  不一会,背影便从太微视线里消失不见了。

  太微手里还攥着一角帘子,另一只手垂在身侧开始掐指乱算。

  ——以小七那两条短腿的脚程来看,这会儿恐怕还没有走到地方,离回来定然还要好长一段时间。

  于是她手指一松,放下帘子,转身朝里头走去。

  长喜还候在那,见她回来方才问道:“姑娘,七姑娘擅自做主去接东西,您可是生气了?”

  太微平素在人前喜怒不辨,可在自己屋子里,却不大伪装。

  她此刻的脸色,显然不如她刚才出去时的。

  长喜迟疑了下,还是问出了口。

  对她家姑娘而言,这样的询问,并非僭越之举。

  反而瞧见了当没有瞧见,有疑问却藏着掖着不吭声,才是真正的僭越。

  姑娘要她信任主子,她信了,才敢问。

  “长喜。”

  太微行至窗边,背对着她喊了一声:“依你看,七姑娘为什么要去接那东西?”

  长喜上前一步,斟酌着回答道:“七姑娘她,恐怕是好奇心旺盛吧。”

  太微转过脸来,脸色还是不如先前好看,略带着两分长喜看不明白的凝重。她看着长喜点了点头,口气平静地道:“你说的没有错。”

  小七还是个天真的孩子,而孩子有趣,也讨厌;讨厌却又惹人喜爱。

  懵懂和无知,意欲满满和冲动莽撞,分界线有时并不明确。

  所以小七未曾征求她的同意,便擅自做主去了前头接她的东西,她当然不会高兴,但是生气么?

  还远远不到那个地步。

  就是她自己,也不是事事都讨人喜欢的家伙,她凭什么要求旁人就一定要事事都讨她的喜欢?

  何况小七是个孩子。

  孩子是要教的。

  她并不恼小七。

  她只是……有些不安。

  长喜的话固然无错,却也只怕不全对。

  寻常孩童缺乏自制力,好奇心比大人更重不假,但近些日子这东西送的,便是集香苑跑腿传话的小丫鬟都要忍不住说上一个“又”字了,小七她又怎么还会一如既往的好奇呢?

  太微心里忍不住犯起嘀咕。

  更不必说小七平素算个乖巧孩子,这样直接越过她匆匆忙忙行动的事,还是初次。

  太微不由得想起薛怀刃第一次差人送花来的那一天。

  她摸摸耳朵,再次转回身去,趴到了窗口。

  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,浑似翡翠,只角落里悬着一轮红日,像嵌了块血玉。

  “五姐!五姐!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一阵风来,也顺便带来了小七雀跃的童音。

  太微便自窗口探出半个身子去,歪着头朝廊下遥遥望去,只见个着绿衣的白胖小丫头正双手捧着只匣子一蹦一跳地跑过来,不觉笑了起来。

  这可怎么好。

  这孩子怎么就一点也不像是祁家的人。

  太微笑着笑着,慢慢收了笑意,故意板起脸道:“蹦蹦跳跳的成何体统!”

  小七已经离得很近,听见她的话,连忙挺直腰杆放慢脚步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挪到窗下才仰头看着她道:“五姐,我没有偷看。”

  她将手里的匣子双手捧着高高举起,一直递过头顶,递到了太微眼前。

  “我很小心,一路上都看着没有磕碰到。”

  太微轻垂眼帘瞥她一眼,并不伸手去接,只是淡声问道:“你可是同人撒谎了?”

  小七老实颔首:“是呀……”

  她高高举着手,袖子滑落,露出了两截藕节似的手臂,又白又肉,讨喜极了。

  声音又是软软糯糯的,像个粉团子

  太微骨子里已是个当娘的年纪,瞧见这一幕,差点规矩也舍不得给她立了。

  只是错了就得罚,该长的记性还是得长。

  太微绷着脸冷哼了一声,伸手接过匣子随意往窗台上一搁,沉声道:“你进来。”

  小七应着是,迈开两条小胖腿,飞快地进了屋子。

  一站定,太微便让她伸出手来。

  小七乖乖的,把两只手都伸了出去,手背上五个浅浅的肉窝。

  “五姐……我不应该和人说谎……”

  太微让长喜给她寻了把戒尺来,轻轻拍着自己的掌心道:“一只手,把右手放下。”

  右手还得握筷拿笔,不能打。

  “掌心朝上,不要动。”

  小七却不肯将手缩回去,轻声道:“不能厚此薄彼,只让一只手挨打。”

  太微闻言啼笑皆非,拿戒尺轻点她的头顶道:“厚此薄彼是这般用的么?”略微一顿后,太微道:“我不打你,你先说说,你为什么要去替我接这东西?”

  小七眨巴着眼睛看她,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出声。

  太微道:“大点声!”

  小七嗫嚅着:“我、我想再去见一见那位好看的小哥哥……”

  “好、好看的小哥哥?”太微复述着她的话,脑海里浮现出无邪那张脸来,忍不住道,“他好看个屁!”

  怕是为了惩罚无邪,薛怀刃那个记仇的小心眼近些日子天天让无邪跑腿送东西,权当个小厮使唤,哪知道倒叫小七看上眼了。

  小七这个年纪情窦未开,自然谈不上什么喜欢。

  可这事儿……

(快捷键:←)?上一章 返回目录 ?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不二臣同类小说推荐 |新书推荐|意迟迟其他小说作品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